站内搜索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读写课堂 > 理论地带

理论地带

张丽钧:没有一天不值得记述

添加时间:2014-10-26      阅读:134 次

我是一个从日记中走出来的作家

 办公室搬家的时候,同事拿来了一个藤箱,说:“先把金银细软放进这个箱子里,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我们帮你收拾。”我领受美意,赶忙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一件件放进了藤箱。除了笔记本电脑、教案、光碟、十几本珍贵的签名书之外,就是6本日记了。同事笑我:“这几个破旧的日记本里是不是装着青春的秘密?”我笑答:“那是次要的,最重要的是,它们装着我‘孤本’的日子。”

 我是一个酷爱跟自己“对话”的人,感谢日记,忠实地记录下了我与自己的一段段对话。随便翻开一页,某一个日子的“标本”就生动地呈现于面前了。重温一遍,等于奢华地又过了一遍那个日子。

 多少次,我在日记中责备那个慵懒的自己:“我的日记要沦为周记、月记、年记了么?”责备之后,日记便又乖乖地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“一日一记”;但不久,又出现了空缺的日子。不记日记的日子,定然是忙乱的,那么多的事务都赶来胁迫我,叫我做不成那个在纸页上与自己娴雅对话的自己。如果说,那些缺页带给当年的我的是一个遗憾,那么,今天它已上升为一万个遗憾。我跟岁月深处的那个人说:“你真的有那么忙吗?还是觉得日子太过雷同,不值得记述?不管是什么理由,你跋扈地剥夺了今天幸福地重温那些黯然隐去的日子的权利,都是一种绝顶的愚蠢!”

 日子被写进日记,尘屑就获得了成为金子的机缘。在日记里,所有的甜,都可以化成蜜,所有的苦,都可以酿成酒。

 后来,电脑普及了,我开始在电脑上记日记,日记的形式也有了改变,我往往会为这一天给我触动最深的一个人、一件事“造像”。把这些东西寄出去,编辑居然很喜欢,于是,许多“日记变体”的文章得以发表。

 这些年下来,我发表的文章已达数千篇。我的文章,大多是采撷于平常日子的叶片,将它们汇集起来,我就看到了一大片令人欣幸的葳蕤。

 我是一个从日记中走出来的作家。我所写的文字,第一个感动的就是我自己。我啜饮着自我调制的饮品成长,骨骼强壮,心地纯净,笑容美好。我以为,日记能拿出与人分享,是日记的福分;日记不便拿出与人分享,是自我的福分。

 如果我们觉得哪个日子过于苍白,根本不配走进日记,那就证明我们需要丰富自己的心灵生活了。在我看来,真正有价值的日记,不是记述“今天干了什么”,而是记述“今天想了什么”。让我们的思想留下它珍贵的辙印,这是对自我的尊重,更是对岁月的酬酢。

    没有一天不值得记述。明白了这一点,你的日记就可以摇曳生姿,你就可以期望被日记托举起一段不乏光彩的人生。

   (原载《写作》2014年第1期)

Copyright 2013 http://www.globeweeklynews.com Rights Reserved.   manbetx万博最新版本版权所有
学校地址:红谷滩新区岭口路128号    邮政编码:330038    联系电话:0791-86763209
中国 江西 南昌 赣ICP备11008846

推一把28推百度